豪门小老婆 > 第一卷:卖身 > 我是不会改变主意的!2

第一卷:卖身 - 我是不会改变主意的!2

所属目录:第一卷:卖身      发布时间 : 2021-10-19
咪乐|国外|直播|平台 张红文呼吁:要加强党对企业青年科技人才队伍建设的领导,持续完善体制机制,打造平台拓宽渠道,形成更加有利于人才成长成才的良好环境,更广泛地汇聚青年才智;鼓励企业开展基础性、前沿性科学技术研究和学科建设,在有实力的企业中恢复博士和硕士学位授予点的增设工作;参照“长江学者奖励计划”等成功模式,在企业设立专项培养奖励计划;在全社会特别是青少年中进一步形成热爱科学、崇尚科学的氛围,吸引更多青年才俊投身企业的创新创业中。

  江破浪咬着筷子吃宵夜的动作顿了顿,面上即刻间一喜。他是知道自己的父亲有些不待见林梦,对他和林梦有来往,心里是不太乐意的。今日竟然难得听他父亲说出这么一句话来,他即刻放下筷子,呼噜两声将面条给吞咽了下去,急巴巴地跟着道:“对啊,她真是挺可怜的,是个私生女,肯定不招家里人待见的。现在就连学校都不能去了,她还那么小呢,你说,她不上学,将来哪有什么好的出路啊!”

    江彦诚“嗯”了一声,故作沉默,然后又来了一句:“等这风声过后,倒是可以再谋出路的!”

    江破浪一喜,心里也真是这个打算,急忙连面条也不吃了,跑到他爸爸面前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爸,我也是这样想的!”

    然后,仔细地看了看他爸爸的神情之后,又道:“爸,要不然,我们帮帮她?!”

    他期待地看着江彦诚,双眼紧跟着就发光发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江彦诚略眯眼,依然不高兴自己的小儿子对林梦投入太多的感情,但是这一次,他没有批斥,只是淡淡地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要帮她,也得看她同不同意。这种事情,讲求的是你情我愿。再者说,我们这样的人家,也不好动作太大!”

    这话,有些模棱两可,介于帮和不帮之间!

    江破浪却开始雀跃了,他很明显地感觉到了他爸爸态度中的松动。那么只要他说服了林梦,计划好了一切,他爸爸应该也会出手帮一把的吧?!

    “爸爸,我想抽空给林梦补补课,这样她要是再上学,也不至于被人给落下了,你觉得怎么样啊?!”

    江彦诚眯眼,故意一脸冷然:“自然得以你自己的学业为重!”

    这话,也是有些模棱两可,保有余地的!

    江破浪自作聪明地这样推断了:这意思就是,只要他保证自己的学习不倒退,那么他要做什么,他爸就不会管喽?!

    想到这,他就美滋滋地开始偷着乐!

    那边江母打客厅经过,看到那还剩了小半碗的面条,皱了皱眉,低喊:“小浪,把面条给吃完了!”

    江破浪应了一声,笑眯着眼,继续跑去呼噜面条了!

    江彦诚半举着报纸继续看,只是眼睛在报纸这,心思却跑远了。偌大的报纸遮着他的脸,有丝丝的冷酷浮上了他那张略显儒雅的面庞!

    萧翼给林梦换了一个地方,原来那个住处,有记者留守着,不能住人了。他想让她安安静静的,能够免去别人的打扰。所以,带她出院,他也是办理地很悄然。等守在医院的记者知道林梦退了房间的时候,萧翼却已经带着林梦,进了新的住处。

    “这个地方很安静,不会有随随便便的人来打扰你,你会喜欢的!”

    这是一个花园式的小宅子,三层楼,最上面除了一个有一个别致新颖、充满情调的小阁楼之外,还有一个露天的高空花园。

    小宅子很注重私密性,高高的围墙挡着,两侧丛生着密密麻麻地荆棘,一派绿意,遮盖住了高墙的森冷和窒息感。远远望去,反倒是绿意葱葱,显得很有诗意。

    挑选这么一个地方,花了萧翼很多的心思。他在本市,自然有他的大本营,没带她回他常驻的那个地方,而另外挑了地址,也是不希望她暴露在那些老家伙的面前,免得惹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林梦安安静静地跟在萧翼的后头打量着这小豪宅,心里自然是喜欢的,但是脸上却什么都没露出来。可萧翼这人善于捕捉别人的脸上变化,从她那略微发光的眼,他也猜到,自己的选择是非常让她满意的。尤其看到那挨着空中花园的小阁楼的时候,她更是情绪外露地咧嘴轻笑了一下,虽然笑容很淡,也很快就掠过去了,但这对于萧翼来说,也是足够了。

    “走吧,下去坐一会儿吧,别累着了!”

    跟着,轻轻地拉着她下了楼,仿佛她是易碎的瓷娃娃!

    一楼,偌大的客厅,有一小侧的墙面,是全部的玻璃,能够透过玻璃,将小院子收揽到底,收入院子中那满满的绿意,很美!这个房子,美得超乎林梦的想象,仿佛是在梦中才能拥有的房子。她多看了那玻璃墙面一眼,捡着松软的大沙发,坐下了。

    一边,就有一个年轻的女佣,端着温度正好的燕窝上来,让她喝。她急忙伸手接过去喝了,两三口喝光,就怕萧翼又来喂她。等喝完,对上的是萧翼淡淡含笑的脸,带着那么一丝戏谑。她这才察觉她大概是表现地太露骨了一些,微微撇过了头,看向玻璃墙外。

    “你想不想出国?!”他突兀地问。

    她讶异地扭过头看他。

    “若是出了国,也能离国内的纷争远一点。到了国外,也没几个人认识你,也可以有个重新的开始。等过几年,国内的事情平息了,你也可以再回来!”

    林梦眨了眨眼,静静地考虑萧翼这个建议。

    这建议,有些诱人,却是不太切实际,所以,她最终还是摇了摇头。国内虽然很糟糕,但是至少是她熟悉的环境,若是哪一天,和萧翼没了关系了,她还是有能力给自己找一条出路的。可若是到了国外,萧翼说不要她便能不要她,她人生地不熟的,怕是会客死他国的,还不如在国内呆着安全!

    萧翼此时自然不知道林梦心里在想什么,见她这样回答,心里着实是松了一口气。他现在有些矛盾,想送她出国去,让她远离一切,包括那个容凌,但是他又没法跟着她出国去,毕竟他这边有很多紧急的事情都要他亲自处理,如今可正是关键的时期。他也怕自己不在她身边的时候,又让别的男人给趁虚而入了。但是,他又清楚的明白,其实出国,对现在的她来说,是最好的出路!

    他无法做出决定,到底是不是要送她出去,所以把选择权交给她。无论她怎么选择,他必然支持。她摇了头,他有些暗喜。挨着她的小身板,坐了下来,将她抱入了怀里,亲昵地搂着。

    “是舍不得离开我吗?”他就着她敏感的小耳朵,轻吐热气。

    她扭过头去,没说话。

    他见着她那肉肉的小耳垂,有些心痒痒的,凑过去。

    她扭过脑袋,伸出小手,一把罩住了小耳朵,小小声地咕哝了一下:“不要——”

    他见状,扭头去逗弄她另外一只小耳朵。

    她急了,打着石膏的右手开始蠢蠢欲动,似乎也要来捂耳朵。他见了,不由叹息,满脸挫败。立刻伸手,将她的右肩膀压了压,软声道:“好了,好了,我不逗你了,乖,你别乱动!”

    她这才安分了一些,勉勉强强地被他抱着。

    只是到了要入睡的时候,他却紧跟着她的屁股后头上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要睡觉了!”她赶人。

    他口出惊人之语:“我和你一起睡!”

    她瞪大眼,怒视他:“说好了要在半年后的!”

    他眯眼一笑,好声好气地和她辩驳道:“承诺是这样承诺的,但是,那天你也答应我了,说不会拒绝我的亲近。我不碰你,只是抱着你睡,这不算违背承诺!”

    她重重地咬了咬唇,心里是极其不愿意的!

    他走过来,要替她脱衣服,她一个激灵,躲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身材高大,近乎是和容凌相同的高度。而她呢,撑死了也不过到他的胸口。他几乎是轻而易举,就将她抓入了怀里,好声哄着。

    “你手上打着石膏,不方便动,我来帮你把衣服脱了!”

    “不要——”她想也不想地就拒绝了:“我可以这样睡!”

    反正身上穿着的就是一件小薄衬衫,也勉强可以当做睡衣的。

    他抿紧了唇,眸子里有那么一丝不快了。

    她自顾自地躺下,扯过薄被,将自己卷了起来,像个面包团似的。他见了她如此防备的姿态,看上去让人又生气又觉得可笑,然后,面上一缓,很难再对她冷脸了。闭了灯,仅打着一抹暗色的壁灯,他也跟着躺了下去。长臂一伸,就将她捞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在暗处眨巴了一下眼,隐忍地抿了抿唇。

    他还算规矩,只是抱着她,下巴挨着她的脑顶,一副将她护在怀里的样子,却再无半分的举动。可她觉得自己不能助长了他的歪风,他现在急着要和她同床,那么谁能料到,他以后会不会不搞怪啊!所以,还是得让他下了床才好!

    她忍啊忍啊,默默地忍了大概有十来分钟吧,觉得时间上有些差不多了。才有睁开了眼,略微地挪了挪小身子,蹭了蹭他,小声地抱怨:“我睡不着!”

    他猛地睁开眼,在暗处,透着冷色的晶亮光芒,却是不出声。

    她怕他睡了,动作大了点,在他怀里很努力地蹭了他一下,低叫:“我睡不着!”

    仿佛小孩子发脾气一般。

    他在心里叹息,只得伸手,去摸她的侧脑勺,轻哄:“乖,闭上眼睛,什么都不要想,慢慢地就睡着了!”

    “可你在我身边,我睡不着!”这才是她的真正意图。

    他轻抚她脑勺的动作一顿,紧捏着,眸色就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又道:“你下去好不好,我想一个人睡!你在这,我不习惯!”

    说着,用小身板推了推他。

    他猛地撑起了自己,侧卧着,低头,冷眼看他,薄唇微抿,带着冰冷的克制。暗光之下,他的脸庞虽然俊美,但也看起来有点吓人。这个男人,不是软弱的兔子,他是狼,凶猛的狼,天性中,有狩猎的因子,也有不退步的凶残!

    她有些害怕,舔了舔唇瓣,但还是鼓起勇气继续催促:“你下去吧,我想睡觉!”

    他猛然伸手,轻轻地堵住了她的小嘴,冷声道:“林梦,别这么任性!”

    她心头一窒,又听到他冷冰冰地说道:“你得习惯和我睡在一起,这是早晚的事情!现在,你就该把心里的那个人给擦掉,然后,慢慢地把我给放进去!”

    她心中猛地一疼,想起了容凌,一抹酸涩猛地涌上了她的眼,几乎催地她要掉下眼泪来。她猛然撇过头,倔强地辩解道:“这不是我们要承诺的内容,你不能强求我!”

    他听了,低下头,就重重地吻她。她激烈地反抗,小身子扭动不止,伸手要推他,可他早一步就知道她大概会有的反应,虽然吻地那么激狂,却还是小心翼翼地护住了她打着石膏的右手腕,不让它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她被他压着,几乎整个身子都被他给盖住了。她突然就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和脆弱。似乎只要他想,她便只能宛如案板上的鱼,任人宰割了!她求上了他,难道是把自己送上了虎口吗?!为什么,这一个个男人要的都是这些,她这具身体,难道就真的这么吸引人吗?!分明是青涩稚嫩的,为什么,就不能稍微地饶了她?!

    她猛地觉得委屈了,特别的委屈!

    心里酸涩,委屈又无助的泪,滴滴拉拉地流淌了下来,惊动了他!

    他猛地放开了她,撑着自己在她的上方,瞪着那晶莹透彻的细流,瞳孔猛然地紧缩了一下,心里太憋了,开始泛疼。

    “林梦,你不能这样的!”他低吼,有些受伤:“你明知道我在乎你,你不能老是用这样的态度来对待我。我对你,足够好了,也足够忍让你了。你不能自己觉得委屈了,就掉眼泪给我看,你明知道,我最受不了这个的!”

    他伸手,重重地抹她眼角的泪。可她似乎也只剩下了眼泪这个武器可以拿来对付他,所以他越是哄劝,她越是止不住泪。

    其实,她真的不想这么脆弱的,真的不想这么难堪地在他的面前掉眼泪的。

    他见这眼泪是越抹越多,怎么都止不了,不由烦躁地扒了扒自己的头发,微眯着眼,冷冷地看她。最后,冷哼了一声,重新躺了下来,小心翼翼地不伤到她的右手,将她重新拉入了怀里,恨恨地在她的脑顶低吼。

    “哭吧,你就哭吧,我是不会放手的!以后,你就得和我一起睡。睡不着,也得睡!睡睡,也就习惯了!”

    她听了,无声地流泪。

    而他,一声不吭,只是把下巴绷得紧紧的,然后重重地抵在她的头顶,不让她忽略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一个人的哭泣,其实支撑不了多少时间。她哭了一会儿,心里平静了,眼泪自然也就止了。知道这个男人是下了决心的,她大概是撼动不了他的,她也绝望了、死心了。

    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,她的脑子里开始晃过很多乱七八糟的念头,想着,该怎么和他保持距离,又或者,该怎么才能让他坚持不到半年,就把她给踢走……

    乱乱地想着,到了夜深,迷迷糊糊地,自然就睡着了!

    他这才睁开眼,脑袋略往上抬了抬,犀利的冰眸仔细地就着暗光,打量了一下她的小脸,没发现不妥,才又躺下!

(古默现代言情小说《豪门小老婆》已经更新到我是不会改变主意的!2,请Ctrl+D收藏本站www.haomenxiaolaopo.net方便下次阅读)
下一章:捡来一只动物
百度